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韵枫斓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不求好句,只求好意。”@“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用为本。”@“以平常之语道出不平常之意。”@“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事以明核为美,不以深隐为奇。”@“文章当从三易:易见事,一也,易识字,二也,易读诵,三也。”@“诗不可无为而作。试看古人好诗,岂有无为而作者?无为而作者,必不是好诗。 ”@“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文章不难于巧而难于拙,不难于曲而难于直,不难于细而难于粗,不难于华而难于质(质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右” 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再祭父母)  

2008-01-31 21:48:12|  分类: 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母亲,在中学时代,一见钟情,自由恋爱。1944年结婚,父亲19岁,母亲18岁。都属牛,一个牛头,一个牛尾。吵了一辈子,恩爱了一辈子。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父亲母亲1944年结婚照

          祖父,出身书香世家,世代以教书为业。早年得到做知县兄弟的一笔资助,由于担心在城里置房产容易发生火灾,便在农村买了200亩山林山坡薄地,举家迁往。由于不善经营,又乐善好施与世无争,是“百里挑一的老好人”(村贫协主席语),田租也由租种户看着交,故家庭经济情况一般。父亲8岁时,祖父去世,家境衰落。家中只剩祖母支撑,孤儿寡母姐妹几人,又连遭土匪洗劫。祖母出于安全考虑被迫搬回县城里租房居住 。父亲16岁开始在山海关教私塾谋生。当时正值日本侵华战争时期,许多学生为表示抗议不畏日本宪兵的抓捕都剃了光头,父亲那时也剃了个光头(现在还留有父亲那时的光头照片)。父亲倔强的性格并极富正义感和同情心,似乎原于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日本投降后,20 岁的父亲到北京大学(在沙滩“北大红楼”)求学。

           外祖父,三代单传独子。祖上经营钱庄,钱被伙计卷跑后破产,只在县城里留下了一处15间房子的三进院落。他本人从小便学成为了民间艺人。在戏院里与朋友搭班唱戏,饰演花脸;吹拉弹唱,装裱绘画,样样在行。民国时期曾在沈阳的广播电台播录过戏剧唱段。也曾获得过县里的象棋比赛亚军。一场肺炎,使他32岁英年早逝,家境迅速衰落。外祖母一方面靠出租房屋,一方面靠给人缝补浆洗,拾煤渣拉扯五个年幼的孩子过活。母亲是老大,17岁开始外出谋生,先后做过打字员和3年护士。由于相貌不错,在工作中,经常遭到伪政府官员和国民党官员的侮辱。

【原创】“右”  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再祭父母) - 秋韵枫斓 - 秋韵枫斓

                                                                                                我的姥姥

           由于不满国民党的内战政策、腐败统治和物价飞涨民不聊生的现状,在大学里,父亲接触了一些进步学生和进步刊物。1947年,父亲被吸纳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共青团”,参加北平共产党地下外围组织的活动。地下党组织经常在景山西街(距沙滩“北大红楼”不远)父母的租住地开会,每次都是母亲在门口外放哨。1947年,为紧急躲避国民党的抓捕迫害,党组织通知父母立刻转移出京。(后来得知:父母离开几天后,景山西街的租住地便被国民党宪兵查抄。)父亲母亲同时化装成逃难的农民装束,满脸污垢,破衣烂衫,乘坐牛车,随同逃难人流,,绕道战火纷飞的北平——天津之间的“三不管”地区,半路曾被战场溃败下来的国民党官兵抓住搜身审问过,当时母亲告诉父亲,如果出事了,一定装作互相不认识,不要互相拖累,能走一个算一个。因为当时溃败的国民党军队输红了眼,抓到学生模样的或者从身上搜出钢笔就当场枪毙。就这样辗转一个多月,历尽艰险来到河北平山附近的华北解放区,参军入伍并安排进入了成仿吾任校长的“华北联合大学”学习并随部队行动。1949年初,北京和平解放需要干部,组织上要求从北京来的干部回北京,遂父母同时进京进入了北京的“军管会” 。当时北京城里仍有潜藏的国民党特务,暗杀穿军装的共产党“军管会”干部的事件也时常发生。和父母在一起工作的就有被国民党特务暗杀的


【原创】“右”  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再祭父母) - 秋韵枫斓 - 秋韵枫斓

 

1949年春父亲母亲进京纪念照

         后来,在组织上分配工作时,父亲选择去学校。24岁的父亲穿着军装,走进了北京的某中学任政治教导主任、共青团委书记。23岁的母亲同样穿着军装进了某小学。北京刚解放时的学校,各种教职员工的成分十分复杂,勾心斗角十分严重。父母的这一选择显然面临极大的风险和考验。

          1953年,当父亲的事业蒸蒸日上(父亲多次参加全国性的示范教学授课,有时全国来京听课的中学教师多达千人,便选在大礼堂讲课,每次提起这件事,母亲总是引以为豪),此时,却在他浑然不知的情况下,被人诬陷,“内挂”为“逃亡地主”。父亲母亲俩人的入党提干开会等一切组织活动突然停止,政治待遇一落千丈!1957年共产党号召:向党提意见。父亲母亲由于有警觉,没有发表任何意见。然而,不幸终于来临,1957年,父亲被划为“右”派分子。 因为以前他在讲政治课时讲过:江青就是蓝苹,是个演员。赫鲁晓夫有个秘密报告反对斯大林。秦始皇“焚书坑儒”是个暴君。单个党员并不能代表整个党........。后来父亲在母亲的强逼督促下,“认罪”态度较好,被革职降薪发配农场“劳改”。母亲也受到了株连,同样被停止了一切组织活动。我也受到了影响,被革去了当了一年多的小学二年级班长“职务”,同时被班里的同学叫为“右派”,那年我8岁。

         童年,我们兄妹四人都是在周围邻居喊叫“右派”的讥讽谩骂声中长大。母亲承受了极大的精神压力和经济压力!家庭的重担全部压在了母亲一个人身上。那年母亲只有33岁。

            母亲,15岁时是县城里中学女子400米田径比赛冠军,身体一向很好。母亲后来没有被家庭的重担拖垮,显然得益于她的好身体。那时,政治学习不断,母亲每天早上5点多钟起床,为我们生炉子做早点,晚上7、8点钟学习开会完了才下班回到家,为我们做晚饭,11、12点才能睡觉。星期天,更是要大洗特洗我们换下来的脏衣服。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没有看见过母亲睡觉,因为她总是起在我们前面,睡在我们后面,整天忙忙碌碌。最高兴的时候是每当过节和过年前,母亲会拿回许多班里学生们送的各种各样自制的贺卡,我们兄妹会抢着挑选自己喜欢的收藏起来。此时,母亲总是很开心地在一旁笑,并说:老大让着点!

            那时母亲每月的收入是60多块钱,父亲被降两级后每月的收入是70多块钱。父亲原来在职工夜校兼职授课时,每月50多元的收入也没有了。父亲的收入一下子就少了70多块钱,再加上父亲在农场“劳改”需要一笔开销,家庭经济状况大打折扣。家里连保姆也雇不起了。即使这样,我们家的生活水平在周围邻居看来还是蛮高的,从而也引来了嫉妒和暗算。经常有街道主任找到母亲进行训斥,因为在我们家的垃圾桶中被人发现有吃剩的馒头,和我母亲的穿着也不够“艰苦朴素”。随即到来的“三年自然灾害”对于母亲更是雪上加霜,凭借母亲的能力,在定量口粮范围内,根本无法满足几个正长身体孩子们的温饱需要。家中的粮食往往还没有到月底就快吃光了,只好改吃稀饭。我上五年级时,患“营养不良性浮肿”,被迫休学一个学期。兄妹几人,每天饿得没力气,只能在家睡觉。父亲“劳改”的第二年,我9 岁就学会了生煤球炉子和蒸馒头,蒸窝头,烙饼,抻面片汤,疙瘩汤,做白菜汤等。那时,粮食定量供应,我们家每顿饭则都是平均分配,一人一份。“人人平等”的思想在父母的脑子里根深蒂固。这样,我作为老大和母亲就经常吃不饱。知道我得了“营养不良性浮肿”后,引起了母亲的重视,有时母亲会偷偷让我多吃一点,她会在弟妹们在晚上都睡着以后,半夜11、12点时,烙一张1、2两的小饼,叫我起来和她分着吃。我知道,母亲一定比我还饿,因为她也得了更严重的“浮肿病”,额头上和双腿一按就是一个深深的“坑”。还患有严重的肾盂肾炎,每天靠服用很多白药片支撑着!可她还要继续工作,连续几年都担任着重点班班主任。为了几个孩子,她根本不可能休息。1962年冬天,因为实在太饿了,饥不御寒,每天围在火炉边,我们用火烤,陆续吃光了前几年保姆“攒”下的,我们小时候吃剩的,准备做面酱的两面袋干馒头。

那年冬天,父亲在“劳改”中得了严重关节炎,被允许回家疗养。在家中疗养期间,父亲一方面读书做笔记(父亲读的书都是让我头痛的文言文,有许多书都是祖传下来的线装本古书),一方面买了许多字帖宣纸研习毛笔字,一方面又参观画展,画了许多大大小小的山水花鸟的国画。父亲的书法作品和国画作品,贴满了我家“磨砖对缝”红漆梁柱三间带走廊大瓦房的所有墙壁。由于在“劳改”中,父亲学会了并一直在干木工活。他就又买了许多木料,作了许多的木匠工具,也将我们睡觉的床铺,换成了他做的两个单人床,还做了一个大衣柜,一个床头柜,一个碗橱,几个八叉凳子,几个折叠板凳。还为我们几个孩子做了一个木板的乒乓球台。那时,最开心的就是母亲,也经常看到她在笑。尤其是每当父亲将70多元的工资交到母亲手里,自己只留下5元早点钱的时候,就会听到母亲的笑声,这也是我们家“过年”的一天,母亲会用“副食票”买来食品做点“好”吃的犒劳父亲和我们。

         1962年夏,父亲结束了“劳改”,调升了一级工资,被分配在教师进修学校教书。虽说“摘掉”了“右”派分子的帽子,实际是明摘暗不摘,仍然是:只许老老实实,不许乱说乱动,我们家仍然是“右”派家属,派出所警察经常要来光顾,问问情况。街道的“积极”分子们,更是斜眼监视,警惕性极高。那年母亲36岁。

1964年,空军在中学招飞行员,全年级有四个人体检过关,但最后只走了一个人, 我也没有走。在最后填写的有几页厚的一本登记表格中,父亲让我填上了:爷爷:地主。父亲:“右”   派。

          我上幼儿园就担任班长,直到上小学二年级被撤职。并冠以小“右”派的称呼,遭到老师和同学们的讥笑。从小我就喜欢画画,从小学三年级开始就为班里的板报画报头,直到“文革”开始为止。在小学时的全校创作绘画比赛中,我还获得过一个二等奖。小学三年级,我开始浏览父亲的许多中外文学书籍,在周围的谩骂声中,从书中得到了许多知识和快乐。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又在首都图书馆办理了图书借阅证,两年时间,浏览了那里的许多科普图书。对“无线电”收音机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初中二年级,便向妈妈要钱开始组装刚刚问世不久的“半导体收音机”。当时在我们班上只有4个人玩“半导体”。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1978年我设计组装的26管2波段调音收扩音机

       由于头顶上有一个摘不掉的“右”派子女的大帽子,对于我们是极大的精神压力和思想负担。我时刻都在想摆脱这种无形的压力,也觉得自己的前途很渺茫。那时升学,就业都要看家庭出身。在一定程度上也影响到了我的学习。

       “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前几个月我刚刚报考的美术院校也停止了发榜。我被卷入了“文革”,当起了“逍遥派”。一天,父亲傍晚下班回家问我:同学放在你这里的理发推子还在 吗?我说:还在。父亲搬过一个凳子坐下并脱掉帽子:你给我理理发。这时我看到:父亲的分头中间被推了一道沟,露出了头皮。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勒痕,我知道父亲今天挨批斗了,受到了羞辱,做了“飞机”, 被剃了头,脖子上也被挂了“牌子”或者砖头。事后我才知道:父亲是在“红卫兵”组织的批斗会上,替一个被早已离婚的前妻诬告为“历史反革命”的,曾经是抗美援朝**军人的数学教师说了几句公道话而被当场揪出批斗的。这可气坏了母亲,母亲大发脾气,问他为什么不老老实实,为什么不接受教训,为什么还要乱说乱动,还想不想要这个家,还为不为她和孩子们着想,知道不知道自己的“右”派身份?开始,父亲并不认为自己有错,还在争辩。慢慢的,母亲的话“开导”了他,他不再坚持了,同意了母亲的应对措施,老老实实,低头认罪!父亲终于躲过去了后面的批斗和抄家!为了避免被抄家,父亲母亲决定将一部祖父留下的线装本《石头记》(即《红楼梦》),连夜让我骑车送到了是军属的姥姥家。姥姥半夜见到我包里的那部《石头记》也非常害怕,胆战心惊的“藏”在了箱子里。

             由于父亲的仗义执言,为父亲赢得了不少学校里“黑帮”分子校长、教师以及不少学生们的赞许,有的学生还贴出了大字报支持父亲的质疑。为此,父亲在母亲面前很是得意。而母亲却在警告他:别让人拿你当枪使!别人想说,让别人说去,你不能去说!父亲记住了母亲的教诲,文革中父亲一直比较平安,再未受到冲击。据说也得了学校军宣队里军代表的保护,因此父亲也十分的感谢。随后,父亲去了“五七”   干校,家里的重担又落在了母亲的肩上。那年母亲41岁。

         1 968年夏季的一天晚上,弟妹们都睡着了。母亲对我说:单位贴出了大字报,说如果她的子女不上山下乡,就停发她的工资,只发24块钱生活费...........。第二天,我到久违的学校报名去山西“上山下乡”,后因故改去了内蒙古,放了两年的牛和马。1969年5月9日上午11点左右(那时买不起手表,只能看太阳估计时间),在放牧中认识一个上海女知青,10年后,我们结婚了。

e【原创】“右”  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再祭父母) - 秋韵枫斓 - 秋韵枫斓

1970年代的女友

            由于母亲一直生活在惊恐之中,精神受到了极大的打击。长期失眠,急躁,有时故意惹父亲生气。争吵不断发生。父亲从小在农村长大,8岁丧父,常年和家里雇的长工睡在一起,吃在一起。虽然是知识分子,但农民意识较重。憨厚,朴实,倔强,生活极为简朴,不苟言笑,从不和别人开玩笑,从不夸夸其谈,从不乱花一分钱,从不在外花天酒地。每次开工资除留有母亲“给”的吃早点钱外,全数上交母亲,这是母亲对父亲最为满意的地方。父亲唯一的奢侈就是买书(大部分是文言文)和《中华活页文选》,买他喜欢的笔墨纸砚。父亲一生都有看报纸的习惯,直到病倒在医院的病床上,不能亲自去买《北京晚报》为止。父亲看过的报纸,书籍,衣服平时都码放得整整齐齐,不像母亲那样到处乱放。父亲经常会亲自下厨为大家做饭,父亲炒的菜,蒸的馒头,烙饼,擀面条,包饺子都比母亲做的好吃。在“五七”干校,父亲还是食堂管理员。

             “四人帮”被打倒了,“文化大革命”结束了。父亲从“五七”干校回来了,担任教研组长职务。这一年父亲51岁,母亲50岁。有一年调工资,父亲调升了一级,母亲没有调升,还是60多块钱。母亲大病了一场,在家休了快半年的“病假”。这半年里,母亲得到了全面的放松,人也渐渐的发胖了。上班后,母亲照样担任了重点班级的班主任,工作依然很忙很累。父亲的工作却比母亲轻松许多,每天下午没有课上时就回家批改作业,备课,记笔记和睡觉。家里的事,买菜做饭等等,仍然是母亲一人操劳。父亲仍然是“甩手掌柜”,只顾自己看书,写字或在家里干点木工活。

          1981年,母亲退休了。组织上给母亲看了那封诬告信和很厚的“外调材料”及组织鉴定结论,撤销了对母亲的和父亲的一切政治怀疑,让母亲签字。直到这时,母亲才明白:1953年以来的种种不公正待遇的由来。晚上回家和父亲说到这个问题时情绪还是非常难以平静,父亲则是一笑置之,连连安慰母亲。

            1982年,我们将2岁的儿子留在母亲身边照看。那时我们都在外地工作。那几年,上级曾经三次有意调父亲去重点中学任教,父亲都说太累,身体吃不消,没有去。1986年,父亲在前几年被评为“高级教师”后就急着退休了。后来听母亲说:父亲有机会评为“特级教师”,退休金也可以多很多,可是父亲却对领导说:我的钱够花而拒绝了。提起父亲的退休,母亲就讥笑他:天底下没有这么“傻”的! 随后,根据政策,父亲母亲又都办理了离休手续,父亲享受县局级待遇,母亲比父亲低一级。这让母亲很开心。在得知:没给母亲调工资的那两位领导的退休金没有母亲的离休费高时,母亲高兴得出了一口“冤气”。2000年前后,北京市政府的“阳光工程”落实到父母身上,父亲母亲的离休费拿到了5000元和3000元。这让父亲母亲高兴了很长时间,并说:解放区没白去!

           离休后,父亲整理了从前的笔记,为出书作了大量的工作。经过了一年多的努力,父亲的《古诗摘译》完稿了一部分,寄到有关出版社,出版社提出了修改意见,父亲很高兴,可是这时父亲患上了高血压,眩晕症,无奈只好放下翻译工作先治病。此后,同类翻译作品大量出版,商业味道很重,销量不错。父亲也就放弃了出书的念头。

         上级老干部科每年都免费招待离休人员外出旅游活动,可是,由于父亲的眩晕症,晕车,出门很困难。所以父亲母亲哪都不想去。父亲说:在家看电视就等于旅游了,还不受罪。

          母亲带孙子,非常娇惯,像是在养“宠物”。为此,我和母亲争论过多次 ,后来也就只好不管了。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儿子早已长大

           1990年初,我和爱人调回北京。母亲仍然带着孙子。我的弟妹们都没有小孩,这个唯一的孙子显然成了母亲的宝贝疙瘩。

          晚年,父亲母亲过着没有了担惊受怕的平静生活。然而争吵还是时有发生,像是在“报复”父亲以前给她带来的灾难,母亲总是惹父亲生气。偶尔也有他们的学生带礼品来看望他们,其中也有字画。父亲母亲也时常参加一些单位举办的离退休人员的节日聚会,每次聚会后回到家里,母亲总是很兴奋的讲道:见到谁了,谁去世了,谁又老了。父亲也是津津有味的听着。时常也有老同事和各级领导包括街道领导带礼品来看望他们。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我和母亲在一起

         2006年5月25日,上午8点多钟,父亲还没有起床,80岁的母亲 在料理完家务后,独自一人上街买菜,还没走出小区,突然趴在停放在小区里的汽车后盖上,不省人事。邻居们看见后,迅速到家里通知了父亲和在家休息的孙子,医院诊断为:大面积急性脑梗,右半身瘫痪。经过一个月的抢救,母亲终于脱离了危险,然而已经不会说话,不会吞咽,不会走路,大小便失禁,呈现痴呆状态。 开始,父亲不相信母亲生了重病,仍然认为:你妈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当他拄着拐杖去看望母亲时,他惊呆了!回来后,他几天彻夜难眠,口中念着李清照的词句:“........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痛哭不已!父亲一个星期到医院看望一次母亲,后来增加到两次。对着母亲,默默流泪。10月初,父亲感到身体不适,手发麻,要求和母亲一同住院,在和医院联系后,父母同住在了一个病房里,床挨着床。入院检查结果,父亲的右侧肺部靠气管和肺动脉的位置有一个直径3厘米的“占位”并有肺部大面积感染。父亲当年81岁。我们没有告诉父亲检查的结果,拿着CT片找了很多医院,由于父亲的年龄和身体条件,以及“占位”的位置靠近肺动脉,手术的方案都被各个医院否定了,最后海军总院表示可以进行伽玛刀治疗。11月底,父亲开始咯血了,需要每天输液,父亲开始问他得了什么病,医生和我们都说是肺炎,父亲信以为真。按约定,12月份要去海军总院做伽玛刀治疗,怎么告诉父亲成了难题。父亲一贯反对撒谎,不守信用 的行为。我决定如实告诉父亲病情。一天看到父亲高兴的样子,为了不让痴呆的母亲听见,我把他搀到病房的走廊里,对他介绍了他的病情,我只是说:没有最后诊断,一切都是医生的猜疑,最好先去海军总院治治。父亲愣住了,随即哽咽了一下, 对我说:不要告诉你妈,我希望走在你妈的后面,我不放心她呀。看到父亲难受的样子,我哭了。我意识到,我根本不了解父亲。

            还在父亲没住院之前的一个晚上,我去看他。当时正值8月份,天气十分炎热,老父亲见我进来后,立刻为我打开两台小台式电风扇,前后为我吹风。其实,父亲母亲住处的两个房间都装有空调,可是父亲因为一句听来的“空调病”,而不用空调,一般都是用手摇扇,为此母亲也是经常讥笑他:不会享受。母亲常常在另一个房间里和孙子一起开空调纳凉。父亲一个人则在另一个房间里用手摇扇纳凉 。此刻父亲见我坐好,便和我说了压在他心里许多年的话:由于爸爸的“右”派问题,影响了你的一生,很对不起你;........爸爸为此也感到在家中没有地位,很多事情都是你妈在管。这次你妈一病,我就感到一切都完了,擎天柱倒了,不知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前些日子,我和你妈还说准备一起活到85岁,看来是不可能了..............。父亲在我的心里一直是一个十分坚强严厉的人,从来没看到过父亲有这样的悲伤情绪,我劝父亲不要太难过。后来听妹妹说,父亲当她们的面,痛哭不已。

         伽玛刀的治疗需要做11次。但是15天后,父亲在做了3次后,就一定要我夫人陪他一起跑了回来,又回到了母亲身边的病床上。父亲说他哪个医院都不去了,他要陪在母亲身边。很快,父亲又开始咯血了,并食欲大减,吃不下东西,慢慢连牛奶也喝不进去了。医生给父亲的输液也被父亲多次拒绝,CT检查证实:父亲的肝部有一个3厘米的“占位”。3月27日是父亲的生日,这个生日由于父亲的反对,在我们家从来没有人提起过。我们准备给他过这个生日。买了蛋糕和鲜花,孙子也来祝贺。父亲勉强在病床上坐了起来,吃了一口蛋糕,听了我们唱的《祝你生日快乐》,嘱咐孙子:要好好过日子,不要和女朋友打架。父亲看着那个花篮,默默坐了两个小时。我们都不知道该跟父亲说什么,父亲也好像不需要任何人的安慰。几天后,父亲将护工支出病房外,和母亲连说带哭的长“谈”了两个小时,像是做了最后的诀别。事后,母亲两眼红肿,两腮绯红了好几天,表情十分难受。4月24日,父亲安排完了后事,口述了几句遗嘱,对我说:看来我要走在你妈前面了,少则一个星期,多则一个月。从此以后,父亲逐渐进入了昏睡状态,偶尔醒来也只能喝少量的牛奶和水。那些天,只要陪坐在父亲的身边,看着他消瘦的身躯,佝偻着斜躺在那里,心里就一阵阵的酸楚。想着前几天父亲还对我说:我这一生没办过一件坏事,没有撒过慌,唯一遗憾的就是,我翻译的一些东西都被你妈藏丢了,有些是很难翻译的;我的那些书也没有人继承,那都是你爷爷留下的书。当时,我曾经说:等我找到了你翻译的东西,一定帮你贴到网上去。他问:干什么?我说:帮你发表一下,让大家看到。父亲摇摇头:不用。

            2007年5月23日,下午1点半左右,接到医院主治医生的电话:护士准备给父亲输液时,父亲翻了一个身长出了两口气后,停止了呼吸,享年82岁。父亲生前曾经填写了捐献眼角膜的协议,并表示捐献遗体。不要骨灰。这都遭到了母亲和我们的反对,母亲希望将来能够葬在“高山上,树底下”。为捐献遗体和不要骨灰的事,我曾经和父亲进行过激烈的辩论,我的论点就是:您捐献遗体、不要骨灰,剩母亲一人怎么办?父亲不语了。前不久弥留中,为捐献眼角膜一事我又问过他,他说:我得了这个病,(为了防止传染给别人)就算了。听他这么说,我没有向他做任何解释。其实,他得的这个病并不会通过眼角膜传染给别人。

          2007年5月25日,我们在殡仪馆里,给父亲举办了殡仪馆里规格最高的隆重的葬礼,有司仪,有花篮,有鲜花,有鞭炮,有仪仗队,有乐队,有礼炮,有摄像。墓地也选在了十三陵长陵附近的 “高山上,树底下”。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老父亲的遗像,2007年5月23日在医院病逝,享年81岁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馬人1968 - 牧馬人1968

父亲的书法遗作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馬人1968 - 牧馬人1968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馬人1968 - 牧馬人1968

父亲的部分遗作(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馬人1968 - 牧馬人1968

祖父传下来的书籍

          父亲走在了母亲的前面,这是我们始料未及的事情。父亲的悄然离去,使医院的医护人员也感到不可思议。“你父亲太坚强了!”这是我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在父亲得病的几个月当中,父亲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恐惧,我们多次给他联系医院治疗,也多次遭到他的拒绝。给他买来的贵重的中药,他也不吃。他经常反问:我得的什么病,治疗有用吗?..........不要浪费钱!...........我从来不迷信,当初你奶奶烧香的香炉都让我仍掉过。............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2008年1月1日82岁生日的母亲和我夫人

            父亲走后,病房中就剩下母亲一个人了,已经痴呆不会说话的母亲似乎察觉到了。时常歪过头去望着那张父亲曾经睡过的,如今空空的病床!她在找寻着什么,她还能想起父亲吗?记得有一次,父亲发烧半夜起来要上厕所,不让护工扶他,坚持自己走,一下子就摔倒在母亲的病床前。就在父亲摔倒的一刹那,早就被说话声惊醒的母亲猛然侧过身来,向父亲伸出了没有瘫痪的那只手想拉住父亲!护工说到这件事就很吃惊:大妈心里惦记着大爷呐!如今,母亲心里在想什么,没人知道。我们说好了:在母亲面前,不要提起父亲。几天后,空着的病床又来了一个老年女病人,母亲依然经常扭过头去张望.................(完)

谨以此文纪念父亲。

父亲,您安息吧!

2008年2月1日

为告慰父亲而发:

(原创回忆录)“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马人 - 牧马人的博客欢迎您

2009年1月1日母亲83岁生日,母亲患病住院已经进入第四个年头了。

2009年5月3日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馬人1968 - 牧馬人1968

2010年1月1日母亲84周岁生日,2006年5月至今,母亲患病住院已经第五个年头了。

2010年1月1日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牧馬人1968 - 牧馬人1968

由我和夫人照顾四年多的母亲于2010年11月12日11时30分在医院病逝,享年85岁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晓梦啼莺 - 晓梦啼莺

(原创)“右”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 - 晓梦啼莺 - 晓梦啼莺

最沉痛悼念父亲、母亲!

2015年的清明节就要到了,每当这个节日,人们的心情总是悲痛的。怀念逝去的严父慈母是做儿女的不可抹去的记忆。填一首词作为怀念之情。

【原创诗】七律 · 清明祭亲  

春雨霏霏润清明,踏青祭祖现悲声。

焚香遥寄花溅泪,含笑九泉杨柳青。

凡世少逢清明日,冥间更有九帝灵。

泉台此去成绝路,总把伤心泪涕零。

                         2014年3月30日

【原创词】应天长 · 尊前叙  

        梅花落尽清明雨。草色芊绵皆泣绪。祭亲人,思如絮。杨柳千条隔世语。

        念亲情,温润煦。爱意梦中来去。慈爱仁德谁与。忍泪尊前叙。

                                                                         2015年3月22日

【原创词】寿楼春 · 祭双亲

             逢迎年春光。又清明祭扫,遥拜青苍。最忆慈颜淑训,补缝衣裳。承劝诲、积德昌。 克俭勤、明贤安康。更正路安居,读书向义,遗爱岁时长。

       长怀念,惟忧伤。泣颜思梦断,心楚魂凉。苦念遐年衰损,患疾伏床。竭尽孝,空悲肠。叹鹤归、天崇云亡。再逢近寒食,凄凄目盈悲北邙。

                                                         2015年3月24日

【原创词】谒金门 · 悲痛疚  

      春光厚。又到清明时候。凭吊双亲天地寿。再拜神庇佑。

      洒扫陵前尘垢。重缅亲情话旧。花敬千枝穷祭酒。难掩悲痛疚。

                                                       2015年3月26日


【原创词】思越人· 祭双亲 

       祭双亲,思考妣,痛怀号慕亡魂。侍养不曾留百岁,含悲插柳拂尘。

       踏青祭扫离魂断。望云拜树伤叹。感念悼哀心书满。凄然孺泣相伴。

                                                             2015年4月5日

【原创词】杨柳青 · 堪悲

       杨柳展眉。花影将錦,蝶舞莺飞。草色芊绵,春光旖旎,天命攸归。

       每逢今日堪悲。空望断、慈颜有谁。插柳折花,踏青人去,泪洒坟碑。
                                                              2016年4月4日

【原创词】乌夜啼 · 成 伤(为父母参加革命坎坷一生而作)  

        感念山河在,至亲大命云亡。浮生险道追尘梦,荣辱又何妨。
        哀怨更兼茹叹,万劫不复凄荒。仰如日月无绝爱,往事易成伤。

                                                              2016年8月4日
【原创】“右”  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再祭父母) - 秋韵枫斓 - 秋韵枫斓
 
【原创】“右”  派父亲和母亲的一世情(再祭父母) - 秋韵枫斓 - 秋韵枫斓

【原创词】相思引 · 祭双亲  

     老俩搀携去祭。山桃花盛柳条。路途虽远,
探望
不辞
       岁老相思哀莫大,忍容心楚梦来。献花
祭拜
,含泪敬宗
                                                                        2017年3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805)| 评论(13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