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韵枫斓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不求好句,只求好意。”@“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用为本。”@“以平常之语道出不平常之意。”@“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事以明核为美,不以深隐为奇。”@“文章当从三易:易见事,一也,易识字,二也,易读诵,三也。”@“诗不可无为而作。试看古人好诗,岂有无为而作者?无为而作者,必不是好诗。 ”@“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文章不难于巧而难于拙,不难于曲而难于直,不难于细而难于粗,不难于华而难于质(质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孽 缘 (之三)——纪念知青四十年  

2008-02-23 19:14:27|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眼间,邱彤毕业顺利的被分配到了省城的一家国营单位。由于毕业之前,她就和李老师领取了结婚证,所以被留在了省城。就在去工厂办理报到手续之前一个星期,邱彤和李老师,哦,现在应该叫李有才先生才对。请了学校的一些老师,在学校内他的单身宿舍里,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又热闹的婚礼 。在这之前,邱彤已经写信告诉了妈妈。当妈妈得知女儿的对象是大学的老师时,拿着信的双手颤抖了。 

        新婚之夜,李有才得知邱彤不是处女。他暴怒的质问邱彤:“你为什么骗我,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你快说!”   “..............”   “你到底说不说?!”  “..................”  “我问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不是处女?”   李有才压低了声音,一连串的追问着邱彤。邱彤不紧不慢,等他累了,缓缓地说:“你又没问过我!我怎么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我根本不懂你说的是什么!”  “真的吗?!你不懂?”   “不懂!”  邱彤坚决地说。李有才为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坐在桌子边,手指敲着桌子,轻声说:“既然这样,就当我没说。反正你是我老婆,今后规矩点,别让我知道,听见没有!——睡觉!”  邱彤一把将被子蒙住了脸,暗暗的流着泪。

        邱彤的工作很轻松。她所在工厂技术科的郑科长安排她先管理管理机械图纸,熟悉熟悉工厂环境和工作性质,说:“没关系,一切慢慢来。”

        李有才为娶到一个大城市的女孩做妻子,心里自是喜滋滋的,可就是邱彤的“那个”问题让他心里很不是滋味。他托人找了一个妇产科的大夫去咨询了一次。据妇产科的大夫说:女孩子未婚出现这种情况的也有,主要就是剧烈运动或者摔伤造成的。李有才琢磨:会不会是她在农村干活时累的?

        一晃两年过去了。这当中邱彤跟李有才也回过两次婆家,婆婆和公公见到这样一个白白净净,文质彬彬的大城市里来的儿媳妇自是非常的高兴,一再嘱咐邱彤:来年赶快让他们抱上大孙子。邱彤也带李有才回过两次妈妈那儿。在这之前,爸爸的问题也得到了平反解决,补发了十年的工资。在学校平反大会上,爸爸激动地拿过了上级领导递过来的15,000元钱的补发工资,当众拿出了5,000元钱交了党费。当爸爸初次看到了十几年没有看见的女儿时,女儿的巨大变化让他老泪纵横,失声痛哭地对女儿说:“是爸爸对不起你呀!”邱彤和妈妈也跟着哽咽了起来。弟弟们也都长高了长大了,大弟弟在一家街道工厂上班,小弟弟还在上高中。李有才的到来给这个家庭也带来了异样的感觉。见了岳父岳母,李有才规规矩矩地鞠了一个恭,叫了声:爸爸妈妈。这时的李有才,在邱彤的打扮下,换了一身崭新的刚刚盛行的灰色毛料西装,扎了一条通红的领带,又穿了一双流行的棕色皮鞋。如果不开口说话,还真分不清他是哪儿的人。

       两次回家,邱彤看到爸爸妈妈对李有才的认可,心里也很高兴。

       日子就这样飞快的过着。1982年,邱彤结婚已经五年了,肚子还是没有动静。由于医生说邱彤患有妇科疾病,很可能不能生育。虽然吃了很多的中药, 还是不见疗效。最近,年近30岁的李有才渐渐地对邱彤冷淡起来。经常在外饮酒,很晚很晚才回家。到家后,也是一边喝茶,一边一根接一根的抽烟。有时会无缘无故的将茶碗摔在地上,邱彤则躺在被子里,默默地流着眼泪。

       半年后,邱彤和李有才办理了离婚手续。由于房子是学校分的,邱彤搬到了工厂的单身宿舍里。这时的邱彤已经32岁了 。离婚后,她回了一次家,爸爸心痛得看着她,默不作声。妈妈连声叹气:“离就离了吧,你们之间的差距本来就不小。他们农村人,把没有后代这件事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不离以后也好不了。妈就你一个女儿,还是希望你能在这边找一个,将来你也能回来,妈想你呀!”   邱彤知道:这不太可能。

        经过了这次毫无爱情的,失败的婚姻打击,邱彤对男人失望了。逃出了无爱婚姻牢笼的她,回想自己这十几年的生活历程,经常暗自流泪。单身宿舍里住了三个人,那两个都是刚分配来的大学生,邱彤和她们有着年龄上和经历上的一定差距。她把更多的时间留在了办公室里看书学习。在食堂吃完晚饭后,往往很晚才回宿舍。

       时间长了,同事们也就都知道了她的情况,有人就张罗着帮她再成一个家。

       经过了一年多的努力,邱彤考上了职工业余大学,每天她只顾埋头工作和读书,日子过得倒也十分的紧张和充实。

        转眼到了1985年夏天。一天下午,郑科长让邱彤到办公室来一趟。走进了科长的办公室,邱彤看见除了郑科长,周副厂长也在。她礼貌的向副厂长问了声好,周副厂长上下打量着她,微笑着对她说:“你就叫邱彤啊!好名字,好名字,邱彤——求同,求同存异嘛。啊,你们聊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临走,周副厂长还和邱彤握了握手。送走了周副厂长,关上了门。郑科长微笑着给邱彤搬了把椅子,热情地招呼她快坐下,又赶快给她倒了一杯茶水。邱彤被郑科长的热情闹懵了,不好意思的一个劲说:“郑科长您别客气,不用客气。有什么事您就说吧。”  “邱彤啊,大好事呀。跟你说,咱们周副厂长,别看有五十一岁了,那可是一个能人呀,我跟了他十几年了,原来我也就是一个技术员,都是他提拔的呀,跟了他将来不会吃亏的。”   邱彤听的一头雾水,不知道郑科长今天找她来到底有什么事,就附和着说:“是呀,听说他人还不错。”    “是吗,你也这样认为,那太好了!”   郑科长往前挪了挪椅子,小声对邱彤说:“目前,厂里正在‘优化组合’,有些人将面临着被‘优化’下去。 就拿你来说吧,学历低了点,又没有什么靠山,现在,托关系想进科室的人多着呢,就连我这个科长,明天还不一定当的成当不成呐!你想想,你不赶紧想想办法能成吗?”   邱彤还是没有弄明白郑科长这番话的意思,不解的说:“听天由命呗。”   “你别这么说,机会来了。这不,今天周副厂长到我这来谈‘优化组合’的事,我告诉你,他可不轻易到底下来,我跟他可是‘铁’着呢!”  郑科长这时往发干的嘴巴里倒进了一大口水,接着说:“你知道吗,去年他老婆得病死了,留下一个20多岁还在上大学的儿子,家里还有一个70多岁的老母亲,人口简单,多少人都想给他介绍对象,他都看不上。”  说到这儿,郑科长神秘的冲邱彤眨眨眼,继续说道:“刚才,我把你的情况给他一介绍,他就挺满意,一定要找你过来看看,哎,他可是看上你了,你可别不识抬举!”   邱彤脑袋一下子就“嗡”的一声,眼前一阵发黑。低下头,双手捂着脸,欲哭无泪:她感到自己就像是一件商品,一个物件儿,被人家挑来挑去,想捡就捡,想扔就扔。 命运怎么就这样的不公平!什么时候自己能做一回主呢?! “邱彤,邱彤,你怎么了,你可想明白了,你要是不答应,可没有好结果。你想想,周副厂长今年五十一岁,你今年已经三十五、六了吧,只差了十四、五岁,挺合适的。你要是不同意,我可就不管了!”   邱彤想想:是呀,自己今年已经35周岁了,如果不答应,真的给“优化组合”下去了,孤苦伶仃一个人怎么办呢?!哎,认命吧!想到这,她一昂头,冲郑科长白了一眼,轻蔑的说:“去告诉你主子,我同意,明天就领结婚证去。你别给耽误了,快去!”“哎哎哎,是是,我马上就去报告!”

       邱彤站起身来,整了整头发和衣服,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待续)(总共五集)

                                                                 2008年2月23日

         

     

         

          

        

      

 

                         

  评论这张
 
阅读(236)| 评论(4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