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韵枫斓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不求好句,只求好意。”@“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用为本。”@“以平常之语道出不平常之意。”@“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事以明核为美,不以深隐为奇。”@“文章当从三易:易见事,一也,易识字,二也,易读诵,三也。”@“诗不可无为而作。试看古人好诗,岂有无为而作者?无为而作者,必不是好诗。 ”@“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文章不难于巧而难于拙,不难于曲而难于直,不难于细而难于粗,不难于华而难于质(质朴)。”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小说】 孽 缘 (之四)——纪念知青四十年  

2008-02-24 15:55: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早醒来,邱彤就感到头是昏沉沉的,她睁开眼看了看身边正在酣睡的周副厂长,极力回忆着昨天的婚礼。     

       周副厂长的婚礼办得非常的隆重热闹。市工业局正副局长,兄弟厂厂长副厂长都赶来庆贺。 婚礼现场的气氛令邱彤喘不过气来。尤其是看到郑科长那幅哈巴狗似的嘴脸,心中就像有一座将要喷发的火山!恨不得过去给他几巴掌,可他还真没趣,竟敢过来叫我“厂长夫人”,简直就是一个混蛋。想到这儿,她愤怒的翻了一个身,坐了起来。

       周副厂长这时被惊醒了,他向邱彤这边摸了一把,嘴里嘟囔着:“宝贝,过来呀!” 邱彤恶心的甩开了他的大手,向卫生间走去。

       邱彤很快就在职工大学毕业了,并且当上了技术科的科长,郑科长则提拔为副厂长,周副厂长也荣升为厂长了。工厂经过了一年的努力,顺利完成了“优化组合”企业重组,一些职工失去了工作。

       工厂在周厂长的颇具“魄力”领导下下,改革了组织机构,精简了一些富余人员,车间搞起了经营承包,并设立了企业内部车间与车间进行成本核算的“内部小银行”,大大提高了企业的生产效率。当年,周厂长就获得了市劳动模范的称号。

       自从当上了厂长夫人,邱彤的性格更加内向了。周厂长(邱彤不论在家里还是在外面,都管他叫“周厂长”,周厂长纠正她多次了,她还是不适应)的老母亲总是不冷不热,他的儿子回来也只是叫她一声“阿姨”后,就关在自己的房间内,不再出来。周厂长似乎很忙,每天都要很晚才能回来,总是酒气熏熏的,邱彤也从不问他为什么。

        自从和周厂长结婚以来,生活上倒是安逸了许多,不必再为任何事情操心。住的房子婚后也调了两次,现在是四室一厅,是邱彤从未住过的大房子,据周厂长说今后还可以再调大一点的。

       前两天,刚刚收到妈妈的一封来信,爸爸离休后,他们的生活都很好,不用担心,她大弟弟已经有了女朋友,小弟弟也已大学一年级了,一切都很好。

       转眼就到了1989年秋天,邱彤在厂里突然听到:周厂长出事了!本人已经被隔离审查。邱彤立刻感到大家的眼睛都同时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她极力掩饰着内心的不安,躲避着众人怀疑的目光 。就在出事的第二天,公安部门来人到家里查抄了周厂长的私人物品,拿走了一些记事本之类的东西。

       很快,周厂长因为挪用公款,私分奖金,被判了三年徒刑。邱彤在这个家是不能再呆下去了。离婚后,她又回到了厂里的单身宿舍,她的科长的职务也被撤销了。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这时传来了一个消息说:原来“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根据有关政策,只要原来的城市有接收单位,就可以调回去。母亲也来信说:爸爸正在为她托人,找接收单位。

        由于政策规定:干部身份的原“上山下乡”知青调回原来城市,必须转为工人身份才行。1990年夏天,邱彤放弃了干部身份,以“全民所有制工人”身份调回原来的城市。由于一时找不到合适的接收单位,在爸爸托人送了不少礼之后 ,被区环卫局暂时接收,但只负责保管本人档案,不负责安排工作。

       邱彤成了一名没有工作,没有收入的环卫工人。回到了久别二十多年的出生城市,心里对她充满了既爱又恨的感觉。二十多年前,在那血雨腥风的年代,就是她出生并长大的这座城市,无情的抛弃了她。把她抛向了那一个十八岁不明世事的含苞初放的青春少女无法理解的罪恶的一方,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魔鬼和罪恶!

        在外漂泊了二十多年的她,今天终于带着满身的伤痕挣扎着回来了!而这座睡梦中都忘不了的美丽城市,却没有热情的接纳她。没有荣誉,没有地位,没有工作,没有收入,没有住房,没有爱情,更没有自己向往的家庭!只能暂且住在父母身边,好在父母的三居室楼房还有她的容身之地。

        回来后,邱彤的父母弟弟们着实高兴了几个月。 老父亲一直帮着邱彤收拾屋子,还从银行里取出了部分平反时补发的工资交给邱彤,嘱咐去买几件像样的衣服,因为邱彤除了带回一些专业书籍和一卷行李外,就是几件工厂发的工作服。妈妈更是忙里忙外,张罗着给邱彤做点好吃的,带邱彤到处走走逛逛。看着爸爸妈妈那股高兴劲,邱彤的心慢慢的找到了回家的感觉。脸上渐渐的露出了多年不见的笑容,面色也渐渐的白润了起来。已经四十岁的她才发现:镜子中的她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姑娘了,岁月的沧桑爬满了她仍然单纯而真诚的面颊和眼角。

       几个月后,父亲托人在一个同事的儿子开的饭店里找到了一份工作。分两班倒,在前台帮着收拾顾客吃完的碗、盘,送到后厨洗碗工那里。虽然工作简单,但是,对于多年没有干过体力活的四十岁的女人来说,每天还是感到有些吃不消。

        邱彤所学的专业这时已经等于零,许多工厂都被迫转产搞起了商业开发。这时邱彤听到一个消息:社会上非常缺乏财务会计人员,许多新建单位没有合格的会计。邱彤便在职工夜校报了一个财会班。所在饭店老板为照顾她学习,便安排她全部上早班。

        妈妈一直在为女儿的婚事操心着,多方托人打听。一个因妻子出国而离婚多年的,四十五岁的男子走进了邱彤的感情生活。这个人就是出租车司机王政新。八十年代中期,由于王政新的妻子是日本“二战”时期遗留在中国的孤儿,带着女儿回国后就没有回来。王政新随后也去了日本,在日本的一家工厂里开起重机车,时间长了,他发现妻子和这家工厂的老板关系不一般。经他一再追问,工厂的老板给他拿出了四百万日元,让他离婚回国。无奈,在日本呆了五年后,孤身一人,于1989 年底回到中国,干起了出租车司机。目前与七十多岁的母亲合住两间平房。

        王师傅人很老实,文化水平并不高。由于家庭出身是工人,生活困难,“文革”前,初中毕业后就参加了工作,当年在一个街道的印刷厂开汽车。

       邱彤生平第一次恋爱了!(待续)(总共五集)

                                                            2008年2月24日

 后记:

            拙作小小说《孽缘》已经推出四集,由于时间仓促,难免有不当之处,诚邀读者轻触键盘,留下宝贵意见,以利作者今后改进。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5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