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秋韵枫斓

秋气堪悲未必然,轻寒正是可人天。绿池落尽红蕖却,荷叶犹开最小钱。

 
 
 

日志

 
 
关于我

@“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不求好句,只求好意。”@“文章以华采为末,而以体用为本。”@“以平常之语道出不平常之意。”@“文以辨洁为能,不以繁缛为巧,事以明核为美,不以深隐为奇。”@“文章当从三易:易见事,一也,易识字,二也,易读诵,三也。”@“诗不可无为而作。试看古人好诗,岂有无为而作者?无为而作者,必不是好诗。 ”@“作诗有四法:起要平直,承要舂容,转要变化,合要渊永。”@“诗之外有事,诗之中有人”@“文章不难于巧而难于拙,不难于曲而难于直,不难于细而难于粗,不难于华而难于质(质朴)。”

网易考拉推荐

【转】中国古典诗词离当代人有多远 | 凤凰诗刊  

2015-07-10 18:27:10|  分类: 引用其他网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源:光明日报 


原标题: 中国古典诗词离当代人有多远——叶嘉莹新著《小词大雅》发微

中国自鸦片战争以来,门户洞开,屡遭外力挫败之国人,心钦慕西学。1905年,清廷废除科举,广开学堂,学制与课程一律西化。西方传教士亦从中推波助澜,妄图以基督教取代儒教。五四新文化运动之后,社会全方位地视旧学如敝屣,欲脱之而后快。1920年,民国政府正式宣布以白话取代文言,发展到今天,一个世纪即将过去,古籍对绝大多数的中国人来讲,已然成为天书,传统文化资源与新时代价值之间的文化天堑即将形成。

对于这种现状,著名词学家叶嘉莹深表担忧,她说:“守着一座宝山却不自知,甚至还会为了贪图享乐做出违法之事,这是现代年轻人的悲哀。”中国古典诗词真的蕴含着足以教化人心的深厚的文化内涵吗,还是它与现代人的日常生活完全没有瓜葛而必须弃之于故纸堆呢?

在她的新著《小词大雅——叶嘉莹说词的修养与境界》一书中,我看到了她的救人良方。

这本书是叶嘉莹在南开大学上课时的课堂讲稿的整理,同样主题的内容亦曾在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和北京大学作过讲演,并在《北京大学学报》上节选发表。它讲的是词如何体现人生的修养和境界,读者如何看待这种修养和境界。这样宏大的概括,难免让读者产生此书内容假大空的误会,然而,精神层次上的指引,又的确是恍如醍醐灌顶,直击人心而无法坐实的。

“小词”之称,来源于宋初文人。宋初大臣钱惟演曾说:“坐则读经史,卧则读小说,上厕则阅小词。”(欧阳修《归田录》卷二)王安石曾笑话晏殊说:“为宰相而作小词,可乎?”(魏泰《东轩笔录》卷五)法云秀要黄庭坚不要写词,黄庭坚说:“空中语耳,非杀非偷,终不至坐此堕恶道。”(惠洪《冷斋夜话》)苏轼的豪放词虽有推尊词体之功,但他写给好友的信中却说“颇作小词”(《与鲜于子骏》)。这些都说明了文人对词的不屑。

为什么词会遭到文人士大夫的鄙视?词从一开始就是休闲产品,是供侑酒时的娱乐所用,所以词的出身不好。歌筵酒宴上的词,自产生之日就为自己定下了艳俗的风格传统。词给人的美感与诗歌给人的美感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说诗歌是言志的,诗人的理想、情怀全都反映在诗里,因而比较严肃的话,那么词则主要是以美女和爱情为内容,是不太正经的。诗是正襟危坐的,词是狭邪的。这样一个艳俗的、狭邪的小词,怎么会有雅存在于其中?这实际涉及词的雅化过程。

词的雅化问题是词学史上的一段公案。从晚唐至清,文人雅化词的努力一直没有断过,雅俗之争的声音也在词史上一直回响。从内容的本质上讲,词的雅化的过程,即由直接写美女和爱情转到文人通过写美女和爱情来表达自己的情怀。说白了,就是让读者从美女和爱情产生联想,而这种联想能体现士大夫特有的政治理想和人格追求。

对于文史学史上这个专业词汇“雅化”,叶嘉莹在她的新著《小词大雅——叶嘉莹说词的修养与境界》一书中一字未提,她只在讲述写美女和爱情的小词能引起读者联想到修养的原因时,谈到人对于爱情的投注和对于学问、事业、理想的投注,在本质上是相似的。而沟通联想的媒介,即书中所讲的“微言”。“微言”给读者提供了无数想象的法门,让读者觉得似曾相识,又无法确指,因此有一种神秘感。小词的魅力也就体现在“微言”里。这个“微言”,靠的是士大夫的逐步参与,最后的果实是“雅”。

所以雅与作者的学养、识见、胸襟密切相关。张惠言的《水调歌头》,用春天的景物作比,讲述人不能只向外追求功名利禄,还要向内追求内心。一味地向外追求,只会迷失自己,只有坚守自我完成的信念,才能提升生命的本质。李煜的《相见欢》以一处林花的零落,包举了所有有生之物共有的无常的悲哀,将人类痛苦的人生体验升华到更加深广的景致。同样是面对人生的痛苦,苏轼“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超脱旷达和王国维“可怜身是眼中人”的绝望,导致了两种不同的人生结局。小词中无论是“担荷人类罪恶”的悲悯还是莺燕无猜的笃定,无论是美人迟暮的无奈还是惆怅依旧的胶着,都是词人百转千回情感的投注,也都是词人人格精神的投射。因此,清代词学家谭献评词时才会有“胸襟学问,酝酿喷薄而出”(《箧中词》卷三)的感叹。这些胸襟学问,这些人格精神,与我们的人生,与我们对事业与爱情的态度,与我们每一天的生活,是相关的。我们也曾见到生命的无常,我们也曾遭遇理想的挫败,我们也曾奋进,我们也曾迷惘,古典诗词中的心魂,在今天亦是生生不息的。

为什么这生生不息的心魂,被遗忘在一个孤芳自赏的角落,没有给当代人更多精神指引呢?肯定古典诗词价值的,往往有两类人:一类是相关研究的学者,他们多忙于寻找各种理论,以完成古典知识结构在全球化进程中的现代转换,但是他们的叙述过于术语化,普通大众读不懂,只能在象牙塔内传播。另一类是爱好古典诗词的朋友,但是他们往往又缺乏相关知识的积累而不太能读懂古诗词。前者不能授以精华,后者又不能受以精华,双向的努力无法对接。如此说来,守着宝山的两种人,能开矿的不能将信息播撒出去,想要矿的找不着采矿门径,更是一种文化继承的悲哀啊!

不从词史上勾勒词之雅化的历程,而是从具体作品中拈出词之大雅所在,正是本书的特点,也是叶嘉莹拉近古典诗词与当下生活的关系的努力。词的大雅,因为“微言”的关系,不太能够为一般读者所发现,的确需要专家来解释。从理论到理论的解释,只是给专业读者看的。如果古典诗词具有生命力,那一定是生长在大庭广众之下,而不是一个小小的研究室。叶嘉莹认为,现在的教育偏重于智性的知识的灌输,而忽视了感性的直觉的感化;中国古典诗词中充满了诗人对于宇宙万物和人间社会的种种赏爱和关怀,一个对宇宙富有观察感受的能力的人,对社会和人类才会更有关怀。叶嘉莹以近70余年的讲坛生涯实践着中国的诗教传统。古典诗词并不在遥远的唐宋,它就在当下。她说,古典诗词可以让人心不死。

(作者为北京大学出版社副编审)

叶嘉莹:小词大雅 | 一日一书

小词大雅
作者:叶嘉莹 
出版社: 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 2015-5

词,是一种传统的文学体裁。因为它篇幅短小,且常常描绘文人眼中难逃浮浪浅薄的美女和爱情,历来被称为“艳科”“小词”。小词如何从爱情的品格升华到人生的境界,如何体现中国传统文化中儒、释、道的修养?读者又如何能够从小词中领略这种修养和境界?叶嘉莹女士将为您细细评赏,虽小词,大雅存焉。

叶嘉莹一生从事中国古典诗词的教研,擅长以深入浅出的文字,把当代西方文学概念融会、应用于中国古典诗词的探讨和诠释。她天资敏慧,才思出众,加上典雅细腻的文笔,以及浮世坎坷的忧患经历,使她在谈诗论词之际,以直悟配合精析,见解独到,卓然成家。

在张惠言的文集里面,有一篇序,这篇不是说我们写一本书,前面写的一个序。古人所谓序,有所谓赠序,就是写一篇文章送给一个朋友,比如说像韩退之《赠孟东野序》之类的,就是送给一个朋友的赠序。在张惠言的文集里边,有一篇文章,叫《赠杨子掞序》,就是送给这个学生的一篇序。不过这篇序虽然是张惠言写的,可是并不是张惠言自己要写给这个学生的,而是代人所作。张惠言有几个学生,其中一个学生要送给这个杨子掞一个赠序,他请老师替他做了。也因为是老师,大概特别欣赏这两个学生,所以张惠言这位老师就替这个学生写了一篇文章赠给那个学生。

那么从这个老师的角度,老师怎么说的呢,老师替他那个学生,赠序的学生说,“先生数言”,他说我们的老师常常提起来说,“子掞可与适道”啊。说这个学生可以跟他 “适”,“适”就是往,就是这个学生可以跟他一同去追求学道。这个学道不一定是修行,入到终南山里面去学道,这个学道是我们儒家说的“士志于道”。这是孔子说的,一定要追求的是道,道就是一种最高的,一种做人的理想和标准。

他说老师常常夸奖,说这个学生可以跟他一同去追求儒家的道。而且这个文章里面还有一段话,杨生自述其学道之经历,这个学生要学道。很多学生是听老师说学道,然后说我们也要学道。可是学道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学道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吗?你如果真是要学一个最高的标准,孔子说 “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孟子说“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你能够做到这样子么?

孔子也曾经说追求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论语》里面有一段说了,有的人是可以跟你论道、谈道,说起来头头是道,可是,没有一丁点儿实行,都是空言、诳言、大言。所以有的人是可以论道,但不能够真正地追求道。有的人“可以适”,就是往,就是追求道,但是不可以立,他站不住脚。他今天这边追求两下,明天那边追求两下,他不能够持守住啊。孔子说“可与立”,就算有一个人他追求一个道,他也守住了,他立定了,孔子说,还不可“与权”呢。权就是权力的权,也就是权变之权。他说有的人是论道,可与言,你可以跟他说,但是你不能跟他“适道”,不能够追求;你可以跟他去适,去追求这个道了,他不可“与立”,他不能持守住,他今天也追求明天也追求,这边走两步那边走两步,他不可以立;可是孔子说还有一个最高的境界,是“可与立”,还要“可与权”呢!就算有一个人,他要追求道,他也持守住了,但是他不知道权变,也不行。

孟子说,圣人有几种。“伯夷,圣之清者也”,反正我身上不能沾上一点污秽,圣之清者;“伊尹,圣之任者也”,可以五就汤,五就桀;“柳下惠,圣之和者也”,不羞污君,不耻恶名,我侍奉一个国君,这个国君不是一个理想的国君,我做了这件事情被你们大家不谅解,我不畏惧,我不逃避。像伯夷,如果我做了这件事情是不合乎清者的道德,我就不做,因为我不愿意玷污我清者的持守。而柳下惠,我不怕我自己的玷污,该做我就做了,所以每个人的持守不同。而孔子,孟子说是“圣之时者也”。应该清的时候就清,应该任的时候就任,应该和的时候就和,那是权,那就是权变。权是一个秤杆,上面有个秤砣,你要让它保持平衡,你不能老在这里,这边重了这边就斜下去,这边轻了那边又斜下去了,所以你要随时调整你这个秤砣,你才能保持它的平衡。

但是一般人,没有这个调整的智慧,能够认定一个法则遵守就不错了,是不可“与权”。所以追求道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张惠言说,这个学生自述其为道的经过,说“子掞尝自言:‘自吾闻仁义之说,心好焉。’”我听老师讲到道,讲到仁,讲到义,我内心也向往,我也要追求。“既读书,则思自进于文词。”我听老师教我们读书、读文章,我也想把文章写好。所以老师说道,我也想追求道;老师说文,我也想学文。可见杨生确有好学向道之心。不过杨生也曾经说他有过内心的矛盾,谓其往往“忽然而生不肖之心 “,可是他忽然间会动了一些不好的念头;有”乖沴之气 “,有一种邪恶的、不正当的气;”类有迫之者“,我也不愿意做这样的坏事,不愿意有这样不好的念头,可是不知道怎么样我就有了,我就做了。这种矛盾跟痛苦,也是一个好学向道之人可贵的一种反思。所以现在张惠言就勉励他的学生,在追求道的时候,会遇到什么样的问题,应该怎样去面对。

现在我们就讲第三首了。刚才我们是讲,说是春天,上天给了我们这么美好的春天,可是你如果不能够留住春天,春天不能够留住吗?他说春天就在你的心里啊!”花外春来路,芳草不曾遮。“还有什么样的遭遇,还有什么样的试探,还有什么样的可能会发生?所以第三首,张惠言就又写了一种情况。很妙的,那真的是小词之中的一种修养与境界,非常微妙,微言。

“疏帘卷春晓,蝴蝶忽飞来。”写得真的是美!“东风无一事,妆出万重花。”“疏帘卷春晓,蝴蝶忽飞来。”把帘子打开,“疏帘卷春晓”是一个春天,一个早晨,“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啼鸟”,“疏帘卷春晓,蝴蝶忽飞来”。一个春天的早晨,你把帘子一卷开,就有一只蝴蝶飞来了,“蝴蝶忽飞来”。而且你的帘外,你的窗外,不只有蝴蝶飞来,还有什么?“游丝飞絮无绪,乱点碧云钗”,外边有游丝。春天有很多游丝,科学家说,游丝就是春天的昆虫的分泌物,游丝,还有柳絮,满空中都是那春天的诱惑,游丝飞絮。“无绪”,它没有一个条理,也没有一个道理,它就飞到你的身边,还飞到你的头上,“乱点碧云钗”。作为一个女子,头上插着一个碧玉的、翠绿色的玉簪,是“碧云钗”,而那游丝飞絮,就缭绕到你的玉簪钗头之上了。韦庄写过一首词,说:“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那春天的花落得你满头都是,游丝飞絮,就绕在你的玉钗上了。“游丝飞絮无绪,乱点碧云钗”,不是你的选择,就是春天来了,春天的蝴蝶就来了,春天的游丝飞絮,就沾惹在你的头上了。于是你就被那个蝴蝶,被那游丝飞絮惹动了。你就动了情,你又动了心, “肠断江南春思,黏着天涯残梦,剩有首重回”。

李商隐有一首诗,他说“飒飒东风细雨来”。飒飒是风雨的声音,东风,春天的风,伴随着春风,伴随着飒飒的风声,还飘来了春雨。“飒飒东风细雨来”,春天真的来了,不再是那寒冷的风雪了。“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芙蓉就是荷花,那荷花塘的上面就响起了春雷。我们古人说,冬天万物都伏藏了,虫子都藏在地下了,春雷一响,惊眠起蛰,把那些昆虫都惊醒了。植物惊醒了,昆虫也惊醒了,人也醒了。什么醒了?你的感情就醒了。

一日一书
『一日一书』是凤凰网读书频道于2015年新开设的栏目:一天,为你介绍一本好书。这本书有可能是新近出版的,也可能是从故纸堆里翻出来的。

欢迎读者推荐您读过并珍视的书籍,注明书名及推荐理由或个人读书笔记,发送邮件至yanbin@ifeng.com(在邮件主题中注明#一日一书#)。您的阅读经验将作为我们推荐一本好书的参考,并为其他读者打开一扇门。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